西方道统?

Posted at: 2006/05/1 – 09:43

我现在越来越迷惑,是否存在一个所谓的“西方”哲学?或者说作为一个严密意义上的所谓“西方”?

古代哲学原本就是一种构拟的产物。如果用所谓的严格的学科标准来衡量,我敢说古希腊人的那个“爱智慧”也难免不伦不类。至于希伯莱人的那些世系家谱+烂断朝章,恐怕也和“儒家”思想差别不大。

从骨子来说,所谓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其原型就是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其最忠实的现代版本就是康德-黑格尔胡塞尔一系的德国哲学;罗素—维特根斯坦-奎因一系的分析哲学。除此之外,无论你怎么搞,不接上这个“道统”,就不是所谓“哲学”。这就是事实。

这个无比宏大的“西方”体系貌似完美的概念体系的后面是什么?是否经得起“知识考古”的解构?刘晓枫们其实所作的就是这个吧。在这个角度上,他又走在了别人的前面。不管成功与否,总算是先知先觉。“知识社会学”似乎早已是门颇为时髦的学问了。过去没有研究过,甚至也没有考究的念头。一直以为作为抽象体系的科学乃唯一普适之途。在这个意义上,早早就对于“中西体用”之辩嗤之以鼻。

“东圣西圣,心同理同”,向来服膺贺自昭先生的大视野,前期贺麟哲学的自然健康天真令人向往。(私以为,自昭先生的思路如果能够自然发展,规模绝不逊牟宗三。)可惜这个民族方在咿呀学语阶段,对于古来的智慧隔膜何止千山万水。“接着讲”的机会早不存在,重头再来看来是唯一的可能。

Technorati Tags: Technorati Tags: Technorati Tags: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