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用处

Posted at: 2005/10/5 – 00:27

哲学有什么用?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有这样的疑问。冯友兰说,哲学没有什么用,哲学乃无用之学。这种解释曾为我所认同。是的,追求学问无非是寻求真理。至于是否有什么实际的用处,似乎是俗人们的庸俗念头。这种想法其实颇有渊源,古希腊的哲人们诸如苏格拉底、柏拉图就是向来瞧不起那些实用技术的。他们对几何学的推崇决不是想埃及人那样土地丈量的实际需要,而完全是由于对于精密知识体系的推崇。阿基米德和欧几里德绝没有多少科技转化生产力的意思,古希腊科学家津津乐道的“化圆为方”与其说是一个科学问题,不如说是一个哲学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古希腊的哲人们和鄙夷樊迟问圃的孔子是没什么不同的。

但哲学毕竟不可能是无用的。常识不可能许可一种无用之学占据学问的殿堂。尽管早已看透哲学的玄奥,不会再天真的认为哲学有什么凌驾其他学问之上的无上妙用。可是起码的一点儿功用还是不可抹煞的。那些以为哲学可以指导其他一切学问,甚至可以直接化为现实行动纲领的所谓“哲学”,只能是那种庸俗不堪的“唯物主义”。

那么,哲学的用处是什么呢?我说,哲学的用处就在于护卫常识。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应付日常生活,进行感知、分析、判断的依据只能是常识。常识是每个人在社会中生存的精神前提。常识也是一个人用来接受或不接受,认可或不认可任何知识体系的凭据。如果不承认常识,人与人的交流甚至人与人自身的交流都无法可能。(至于常识是什么?常识的再分析无疑都可以讨论。但常识的重要性勿庸置疑。)所谓护卫常识,就是说哲学在常识的基础上对常识进行批判,坚持好的常识,推翻坏的常识,构造健全的常识体系,以供人伦日用。这就是哲学的用处。

通过对常识的批判,哲学的用处落在人伦日用之处。这不仅应该是哲学的理想,并且是哲学正实际发生的功用。至于哲学与常识的不同之处,我以为不在其结论,而是在其论证。作为一门专门的学问,哲学的论证是力求精密和严格的。而常识的论证过程,则要求简单明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高效的应付纷繁的人伦日用。所谓“极高明而道中庸”、“百姓日用而不知”,此之谓也。

One Response to “哲学的用处”

  1. 一愚 says:

    写得真好。
    我觉得对哲学著作的称许和期望,完全反映了我们处在一个怎样的社会。如果著作经久不衰,也说明很多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哲学是一种解释,无论它多么抽象,它总是应时而生。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