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归档:牟宗三先生的《心体与性体》

Posted at: 2005/08/20 – 22:56

牟宗三先生的《心体与性体》一书是一九六八至一九六九年间在香港出版的一部宋儒理学研究的著作。行世已经有三十余年的时间了。这次它由上海古籍出版社于一九九年底在内地正式印行,应当说是内地有志于文化、哲学研究的学人的一大幸事。

牟宗三作为中国现代新儒家哲学与唯心主义哲学的集大成者,自八十年代中后期以来就广泛的受到内地学人的瞩目。可以说是对于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兴起的当代保守主义思潮发生了重大影响的思想家之一。他的零散著作及若干演讲录早已在内地印行,但其完整的代表性著作的公开印行还是由这本《心体与性体》始。从此内地的学人终于有了一个一本容易得到的当代新儒家哲学较完整的思想文本。

众所周知,九十年代末以来中国思想界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自由主义的崛起,保守主义再次式微。这不禁让人想到九十年代的保守主义思潮及其对于五四激进主义的反思究竟是历史与理性必然结果呢,还仅仅不过是对于八十年代激烈的文化批判的一次简单的反动?许多人(乃至于不少的自由主义者)都有一种看法,那就是:一种成熟理性保守主义思想是每一个成熟的社会所应有的。

但是在今日的中国,一种成熟理性保守主义思想可能吗?这是那些自命为保守主义者应有的思考的问题。在话语的急速转换中,保守主义者能够站稳脚跟吗?这些都需要严肃的思考。九十年代的保守主义者最大的问题就是,极力的批驳别人的肤浅和冲动,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自己也并不例外。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其究竟是真心诚意,还不过是借题发挥呢?作为当代文化保守主义典型的新儒家哲学是近现代中国形形色色的保守主义思潮中姿态最顽强,理论最完备,渊源最久远的一个,作为其集大成者的牟宗三哲学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此外,牟宗三哲学也还有着另一种价值,它也是近现代中国唯心主义哲学的集大成者。这一点,也许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但我自认为是不错的。中国的古典哲学的主流本就是一唯心论为主的,这一点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也是承认的。而在近现代的中国哲学鲜有人自觉地意识到,只有贺自昭先生在其早年的著作里明白道出。我们说的唯心主义哲学是一种自觉的唯心主义哲学,而不是象很多的现代思潮的那种扭扭捏捏的唯心主义。(中国现代自由主义就是一例)中国近现代的种种形形色色的思潮为什么潮来潮去,瞬息万变?就是因为其从未明确自身之形上的根本依据。(这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殊胜之处。)而牟宗三的道德的形上学体系的意义也就很清楚了。

二、

《心体与性体》一书是牟宗三先生花费八年心血而成的一部宋代儒家理学思想研究的著作,同时也是其独创的道德的形而上学体系的一部奠基之作。牟宗三哲学体系中的不少概念就是在这本书里第一次提出来的。众所周知,现代新儒家哲学与宋明理学之间是有着直接的思想渊源的,现代新儒家将整个儒学分为三个阶段:即以先秦孔孟荀到汉董仲舒为第一期;以宋周、张、二程、朱子至明王阳明、刘宗周为第二期;而自以为直接上承宋明理学为第三期儒学。用冯友兰先生《贞元六书》的话说,就是接着宋明理学的路子讲。牟宗三先生的《心体与性体》正是一本以第三期儒学的观点来解析宋代理学思想体系,从而融会前人以建构起现代新儒家哲学思想体系的重要著作。现代新儒家与传统儒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后者是接受了现代哲学洗礼之后的一种儒家思想。它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儒家语录注疏式的精神感悟了,而是直接采用了现代西方哲学进行概念的逻辑分解的方式(当然,同时他们仍然坚持传统儒家的一贯立场)。牟宗三先生正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在《心体与性体》一书中,他大量地运用了康德哲学的观念及方法来分析有宋一代理学的进路。最终为传统儒家哲学的本质作出了一个清晰的哲学描述,从而(第一次)将传统儒家思想提升到现代哲学的层面。这在于传统儒学的表达方式则是不可想象的。难怪乎很多人对于《心体与性体》的第一印象就是惊讶地在目录里发现象这样的一本宋儒理学研究的专著里竟会有整整一章的篇幅来讨论康德道德哲学的问题。

牟宗三认为传统儒家思想之为一种独特的哲学体系就在于其具有一种道德的形上学的进路。用海德格尔的话说就是一种“方向伦理”而非一种“本质伦理”。这个道德的形上学并不是一种对于道德及其观念的形上学的探究,那只是一种“道德底形上学”罢了,而道德的形上学则是一种由道德本原而构造的一形上学系统。既“正宗儒家所说的性体心体同时是道德的,同时又是本体宇宙论的;它是我们的性,同时亦普遍而为‘天地之性’,而为宇宙万物的本体,实体,即生化万物的寂感真几……在我们实践的体证中,他‘隐而不见的神性和无限性’即逐步朗现或顿时朗现(性体心体只有隐显,并无生灭)。”(牟宗三著:《心体与性体》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12月版,159页。)这种道德的形上学是一种由道德实践来达到形上本体的形而上学系统,是一种实践的形上学体系。是宋儒上承先秦原始儒家哲学而完成的一套哲学系统。这使得传统儒家思想不再在以往理学、心学、礼学、仁学等含糊的话头里打转了,明白的给予儒家思想一个清晰的哲学描述,明确的将其主观唯心主义哲学本质刻画清楚。《心体与性体》一书就依此来厘清有宋一代儒家哲学的义理功过,在哲学的层面上肯定与厘清宋儒所苦心建构的儒家道统。在近现代各种思潮对传统儒家道统说的激烈批判之后,积极地为其辩护并且将其重新建构完整,体现出现代新儒家典型的卫道姿态。但是牟宗三毕竟和传统的儒家卫道士不同,自觉地运用了现代西方哲学的概念分析的方法,将传统的直觉领悟分解成明晰的概念构造,其是耶非耶,一目了然。

籍于此,牟宗三提出了其著名的宋明理学划分三系说的主张。他在全书中列举了宋明儒者周濂溪、张横渠、程明道、程伊川、胡五峰、朱晦庵、陆象山、王阳明、刘蕺山九人为代表,对其代表文献逐个进行分解疏理。然后论其义理,将其分为三系:(其中周、张、大程开风气之先,尚未分组。)胡、刘为一系;陆、王为一系;小程、朱子为一系。前两系义理互补相通,可合为一大系,为儒家哲学之正宗,继承其道统;而小程、朱子自成一系,另立一别宗,为儒家哲学系统之歧出。他认定只有认心性为即存有即活动之实体才是儒家哲学的本真,而小程、朱子实际上只认心性为只存有不活动,所以其不合儒家哲学的正宗进路。此论一出立即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争论。可以说真正完全认同三系说的学人并不多,就连与其同为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的唐君毅也对此持包留的态度。但是要想在学理上彻底推翻牟氏的宋明理学的三系划分说,至今恐怕也很难有人能够作到。这大概同牟宗三先生花费了大量的篇幅对于原始文献进行分析,所以如果要对其得出的结论进行批判的话,同样也需要对于大量的原始文献进行仔细的分析才行。在对原始文献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如果就空发议论是很难不是隔靴搔痒的。这恐怕也是《心体与性体》一书行世三十余年以来仍能屹立不倒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在吧。

        三

需要说明的是,《心体与性体》(三卷本)时常与其十年后的《从陆象山到刘蕺山》一书合称为《心体与性体》(四卷本),组成牟宗三先生对于整个宋明理学的研究体系。上文提及明儒时即是指四卷本,为行文方便,未及一一注出。另外,《心体与性体》一书在大陆得以公开出版,是和罗义俊先生的努力分不开的,在这样的一个年代里能够甘心寂寞地为他人作嫁衣的人,似乎并不太多

附言:这是若干年前的一篇文字,今天到孔夫子2000看看。竟然还在。原文贴上,全当纪念。
原文链接:http://www.confucius2000.com/confucian/pingxinxtiyuingti.htm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