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问题,也不谈主义

Posted at: 2010/01/17 – 18:09

谷歌的退出,本只是一个商业公司的一个商业决定。无论诉诸道德,还是经济挂帅,谷歌的决定没有超出企业经营的范畴,与他人无关。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无非是背后提出的“问题”与“主义”。

五四时代有过问题与主义之争。据说是,左派大谈主义;右派(?)要多说些问题。过去似乎都有定论。少谈主义的是取消革命,多说些问题的是主张改良。放在当下,革命固然成本太高,但旗帜不能倒;改良来的实惠,难免秋后算账。

这确实是一个最美妙的时代,每一个悲剧都有最高尚的目标;这确实是一个丑恶的时代,每一场盛典都不过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前者据说叫做“和谐”,后者被称作“博弈”。

谷歌的问题是:中国的信息审查制度。是的,基于公共利益和国家安全,对有害信息进行管制是必要的,问题是如何把控技术执行的方式和方法?如何做到善意的管制?有太多的细节问题可以与时俱进。可是,没有人讨论这个“问题”,或者说没有人觉得这是个“问题”。

同样,你可以指责信息自由主义的大旗总是被别有目的者所挥舞。但你不能由此得出谈论主义者就是一撮密谋不轨的小人。如果这样,不免走上精神分裂的歧途。或许在谈论主义的基调下,多少还能找到些普世价值的共同话语。

如果“问题”和“主义”都是那么的麻烦。不说问题,也不谈主义,只希望大家亮一下立场,看看到底谁是自己人,要用屁股决定脑袋。好的,这个游戏注定就只能是左右互搏,自得其乐了。可惜自我阉割的悖论即将应验,提出这个范式据说是秦晖:

对敌人有利的就是对我们有害的。所以,敌人倡导的,我们就必须反对。敌人倡导XX,所以我们就要限制XX。但是敌人那边的人要XX,咱管不了。所以咱们就先把自己人的XX给叫停吧。难道没有XX咱就不能过啦。就凭这一点,你这个XX就不能算是啥普适的东东!

One Response to “不说问题,也不谈主义”

  1. 现实呓种 says:

    呵呵,有时候想,这次谷歌的事件算不算体现了按照以往政治书里说的“西方势力渗透”?就得以前分析苏联解体的原因就总说这个。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