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苦思

Posted at: 2009/01/1 – 04:29

2008年过去了,事情特别的多,记录特别的少。思考得痛苦,痛苦着思考,苦苦思考苦思本身,最终发现竟然是一片虚空,而这虚空里面,倒是无限的实在?

只看不说只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不情愿孤独,却又恐惧喧嚣。据说,我们有自由,却不能说出来?带着面具,穿着马甲,顶着ID,小声的低估……

嘘!这就是现象学还原之后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某时某地某日某人身上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的本尊?据说,这说不出来的神圣理念的本意就是让我们自由的言说。从理论上来说,的确是完美的论证。

没有意义的事,成为了大事件,没有意义的事,成就了大花费,没有意义的事,花费了大气力。是无法理解,还是意义被轻易的遗忘?得到的不是所想,失去的亦非所愿。非想、非非想、非非非想,非愿、非非愿、非非非愿。否定的力量抓在手中,转身摊开双手一无所获。

走,在冷风中走。黑色的夜,没有任何的特别。回头看去,看不到自己,或许只是一位路人。可是,镜中的那个谁又能熟识?和过去的光阴成为朋友,挥却涌来的无边时空。说你是一位战士,你却一心愿作拿撒勒的渔人。

一加一可以等于任何一个数字,除了二。当今的法国国王也未必是秃子。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