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音

Posted at: 2008/05/18 – 09:36

据报,汶川地震遇难人数或达五万。就数字而言,似乎并没有缅甸风灾来的惨烈。但看了电视上的画面和网络上图文,全然不是冷冰冰的数字所能传递出的感受。

这时候,潸然泪下只是真情流露。无论是央视播音员、领导高管、普通百姓,还是街头沿街乞讨的叫花。此时此刻的各种表情,无非是表达出一点人皆有之的恻隐罢了。不必拔高到普遍人性的高度,更不用自诩为普适的核心价值。当然,任何仁义道德可能都得发端于此。所以,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达赖喇嘛也表达了对抗震救灾的赞赏,民进党政府宣布募集二十亿台币赈灾,连刚刚败选的谢长廷也捐出二十万台币。显然,这不说明他们的世界观有什么变化,只是在人性共同点上大家彼此同类。此刻不妨暂抿恩仇。

理性的看,此时此刻国人表现出的团结一致,是利益共同体应对危机的最低底线。如果连这样的危局都无法激发内部的高度统一,家虽富,必衰;军虽众,必败家;国虽强,必弱。没有理由为此沾沾自喜,不过是庆幸家底尚厚罢了。这种意义上的民族主义,单薄得几乎一捅即破,关起门来可以自说自话,干起正事来则败事有余。所以唯物主义如老马,从来没有把这种朴素的民族情感超越到经济的阶级的分析之上。丧失了华夏意识形态的复数中华民族如果指望这个,那就目光太短浅了。

现在有人疼惜晚清立宪派的失败,以为是贻误历史机遇云云。我以为完全是书生之见。

回头看看上个世纪的历史,中国的地缘政治急速恶化,面对俄国、日本、英国(印度)、法国(越南)几大强国的夹击,几乎没有自我改良的余地。这还不算若干二流强国的间接干涉,如荷兰、西班牙、葡萄牙之类。这个日本这样的海岛国家则不同,它一旦完成了海防就可以比较从容改良内部。和欧洲的英国类似。并不是因为日本人的国民性有什么过人之处。

自古中国的战略形势由北面塞防为主,到近代海陆防务危机并起,四面都有强国为邻,局面异常险恶。看看中世纪傲视欧洲的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王朝的没落吧。近代中国的形势远比他恶劣的多。不是立宪不合时宜,而是作用有限。外改善不了地缘政治,内也没有下层民众的理解。怎么能成功?

49年之后的一面倒,至少让中国北方的战略形势大大改善,这才能完善内部的统一。意识形态的代价几乎是必然的。也可以说是合算的。冷战局势下,站队策略是必不可少的。同样,冷战格局改变,这个队也得重新站过。亨廷顿的文化冲突论揭示了这个新局面的形势,尽管未必准确。

不管是保守还是激进,新左还是自由,第三条道路还是马列主义,一个好的共同观念体系,将起到合纵连横的功效。而利益共同体的自发情感,只是自家关起门的私房话,不足为外人道。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