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政改的不安眼神

Posted at: 2006/08/5 – 19:29

如果不是《南风窗》上的这篇访谈(《寻找政改安全的”切入点”》(《南风窗》八月上p12)),还真不知道有这个政改报告的名号。无论有意或是无意,矫情还是纯真,它这本杂志寻找安全的政改是如今国内多少有点意思的杂志。常识告诉我,距离权威视线越远的地方,越有开放的心灵。批判的姿态,首先就以为是源自一定的空间距离。

把这个报告和越南近期的一些变化联系起来,就会发现其中很有意思。真如评论所说,小兄弟走到老大哥前面去了?就我从媒体所知道的越南情况来看,似乎还是象征大于实质。只能说大家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而已。暂时还谈不上什么大的差别。

由内而外,自上而下,是这份报告的基本基调。事实上《南风窗》访谈中,被采访者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氏说得很明白:

同时,一些国家改革的教训也使得我们看到,政治体制改革确实需要谨慎地推进。这个谨慎,表现在做法上,就是努力避免过去那种还没有动作就先造势的情况,不事声张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探索。在我们已经长期形成的强意识形态的氛围下,政改中的每一个问题都可能引起意识形态的争论,这种争论往往把问题推向极端,非理性化,激化社会的对立和矛盾。

我不认为这其中有什么新的意思。因为二十年来的那个”改革”实在就是这样的思路,尽管其中不无旁骛的时刻。什么是”改革”?一言以蔽之,就是”改良”而已。”改良”不说”改良”,而在”革命”和”改良”中各取一字,而名之”改革”,无非是”白猫黑猫”的把戏。不愿放手”革命”的大旗罢了。说她只是”改良”,因为”改良”是根本体制下的更新而已,”革命”则反之。如今政改之争无非是原有更本体制的取舍问题。一个”革”字给予了多少想象空间?捅破这层纸,改做事的做事,改造反的造反,岂不两便?

所谓争论,特别是所谓左左右右的口舌,无非是有意模糊下的郢书燕读。告别革命,回归改良是事实上和理论上的正道。历史上自晚清,清末至于民初,从曾国藩、康有为、张君劢的这一政治思想源流必将成为未来中国变化的思想资源。

“同情的理解”不仅是在于安身立命之处,先贤古圣之间,更加应该是”不相与谋”之处。如何从”革命”的话语定势中抽身而出?是如今一大问题。庸众的政治理想不过是眼前利益图腾。说过的话不能否认,祖宗成法不能翻脸,在这一点上古今政治家并无两样。”寻找政改安全的’切入点’”。关键在于”安全”两字,所谓”安”就是稳定,”全”则是既得利益不失。”不得罪于巨室”是其中要诀。问题既是”安”且”全”,稳定而不失,谈何容易,搞不好就是漫漫无期。


Technorati : , , ,

Leave a Reply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