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伸胳膊伸伸腿{ 儒教徒 | klaas }

近来的藏事

Posted at: 2008/05/11 – 08:42

任何人只要达赖及流亡藏人的情况,都不会对近来的事件感到太意外。毕竟,从布什、默克尔等政要接见达赖,以及海外媒体对达赖的一向亲近,都不难想象其自然会借奥运向中国发难。

曾经有段时间,好琢磨汉藏语系的课题。看了些有关西藏文化的资料。甚至特地向民族出版社邮购了藏文教材和磁带,颇读了几天藏文。可惜如今连字母也认识不全了。只是,对于西藏文化算是比别人略知道些轻重。

大约2000年左右。当时好像才18岁的少年法王,噶举派的噶玛巴活佛离开西藏去印度。我开始注意到印度有个叫做达拉萨兰的地方,那里住着数以万计的藏人。知道了达赖喇嘛得过198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仔细收集信息,知道这些并不难,但对以绝大多数国人来说,关注这些与他们日常生活关联很少的事情,的确是没什么必要。

奥运火炬遭遇流亡藏人的袭击,让很多人感到不解。国外媒体一边倒的报道,让更多人不能接受。之后,更引发了国内民众多家乐福的抵制运动。据说也是因为这家法国超市有资助西藏流亡团体的嫌疑。

当媒体终于开始披露之前的拉萨事件,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人都怒了。各种口诛笔伐让达赖喇嘛史无前例的登上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但很快,深圳的九龙山庄里,达赖的亲信又成了座上之客。

如果只看官方的报道,很容易理解国人的愤怒的心情和目前复杂的观感。而我则不同,能比较平静地看待这一系列事件。。

奇怪的倒是,国内的朋友们似乎都天真相信以为,海外媒体的意见就是《参考消息》上的那些文字,好像外国记者们都成天连篇敛牍地书写着“现代中国的伟大成就”。苟延残喘如达赖之流则更不过如台湾阿扁一样凄惨可怜罢了。如今,看到他们竟猖狂如斯,海外舆论又一边倒的助纣为虐,我们爱国的中国人们怎能不义愤填膺呢。

在我看来,法国人倒是很冤大头。因为无论如何,法国佬的罪过都不会大过印度阿三和山姆大叔。毕竟人家是给钱、给物、给地,更别说还有美国绿卡了。要说英国人或者还有丝毫对于大英帝国昔日武功的追忆,幻想着藏人还会念着埋藏已久的“美好憧憬”。至于法国人到底能在西藏获得什么利益,只有天知道了。

Comments (0)

一再上演的“五四”

Posted at: 2008/05/5 – 08:54

有些事情注定会一再地重演,人们后悔不迭,却总是屡教不改。我们不得不得出一个结论,人,毕竟是为欲望和肉体所驱使的。

黑格尔说,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补充道:“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当笑剧被一而再而三地被复写,定会有人怀疑这本就是个专为笑剧撰写的剧本。尽管被推上圣坛,写入史籍,可一旦再次被排演,就注定还是一场笑剧。

五四作为青年人的节日似乎是理所当然。吴晓波做了如下的统计——

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中的年龄统计:

学生领袖:傅斯年、段锡明、罗家伦,23岁; 周恩来21岁;许德衍二十四岁;邓颖超16岁;教授集团:胡适28岁、李大钊33岁、刘半农28岁、钱玄同32岁、鲁迅38岁、陈独秀40岁,蔡元培“德高望重”43岁。

他们的对手:林纾68岁;严复65岁、辜鸿铭62岁、段棋瑞55岁。

刘大生则更多的发掘五四背后的偏激和暴戾——

有資料記載:大概是7、8月分,成都的某一天,“被捉去的七個商人,被綁著,反戴著瓜皮帽,有的背上掛著‘賣國賊’、‘亡國奴’這類紙牌,左右有人扶著,這些人是嚇得面無人色,像綁赴刑場的囚犯似的。”

邵建看来,启示在这场自诩为近代中国最大的启蒙运动中,并不缺少愚昧的身影——

上世纪50年代,胡适方对此有所反思:“独秀并没有给‘民主’和‘科学’下任何定义,他只把这两个名词——两个涵义广泛的观念——都‘人格化’了……叫做‘德先生’和‘赛先生’。”胡适接着指出,把一个观念“人格化”了,往往等于“神化”了,并不能叫人们得着明白清楚的认识,也许还可以引起盲目的迷信,盲目的崇拜。

三位对于五四所说三点,在2008年的4月里几乎又再次上演。依旧是“青年、激情和崇敬”。只不过如今的青年走出神州遍布全球,如今的激情走上了美利坚、法兰西的街头,如今崇敬的对象不是“德先生、赛先生”而是奥林匹克。

在“自由、平等、博爱”的故乡忍受“禁锢”,遭受“不平等”,感受“偏见”,谁能说这不是笑剧一场呢?让人笑不出来的是,我们以之为圭臬的“主权在民”、“民族利益至上”、“不允许干涉内政”等等,正是那场法兰西大革命的发明。

第一次知道Mob(暴民)这个词,是因为看辜鸿铭的书。大概说的就是法国大革命。就现在的学界的看法,义和团也差不多吧。当集体的狂热弥漫开来的时候,温柔敦厚也就荡然无存了。当狂热的真正原因,反而无人问津。

在五四中被一再提及的民众声援和商人罢市,是教科书上津津乐道的例子。但历史学者考察了当时上海的情况,告诉我们:

所谓“五四运动”,在当时上海下层民众的眼里可能更加重要的是一场因为日人放毒谣言而引发的集体恐慌行动……

民众的集体恐慌和及排外反应与知识阶层的爱国情绪的表态、“精英”策动的抵制运动,乃至政客党人有计划的谋略混在一起,便构成了像“五四运动”这样一场民族主义运动的洪流。
(冯筱才:《上海下层民众对“五四运动”的反应:以“日人置毒为中心》)

据考证,义和团运动、抗日期间前夕都在民间爆发过外国人对水井下毒的谣传,致使发生民众排外的群体行为。之所以如此,学者解释为,在紧急状况下,危害到共同体每个人共同利益的标志性消息,很快就会激发群众的排外情绪。而五四事件表面上的导火索,巴黎和会上的中日山东问题交涉,如今倒是少后人谈起了。就连数年前,陈影帝道明出演的《我的1919》也票房惨淡,落得个无人喝彩。

在古希腊人那里,悲剧的真实含义据说是“正剧”,以严肃的情节教育公民。而笑剧无非是正剧间歇插科打诨的小品罢了。显然,对于平民们来说,后者更受欢迎。

Comments (0)

未婚男青年拉低房价

Posted at: 2008/01/11 – 23:31

自号“冯言冯语·风马牛”的万不堵房产公司老总冯加仑,是和王stone、潘梦遗、任气短齐名的地产大腕,对于房价暴涨的千古谜题,他的独有解释更是经典,他认为未婚女青年推动房价上涨,因而开出“买房应限制在35岁以上”的“民间偏方”,从而达到降低对住房的需求,从而降低房价。

冯先生的“疯言疯言语”一出,惊的fans们欲仙欲死,众多经济学家、法学家、房产评论员们更是一路叫好。行家认为,下一次诺呗儿经济学奖,非加仑·冯莫属。瑞典皇家伪科学院已经排除由经济学大师斯蒂格勒子为首评审团,不日来到赤县神州矣。

可惜时不我待,转眼间,风云大变,草木尽折,著名地产超男王stone,王总走上“细细体味”电视台奉劝劳苦大众“三四年内不要买房”!更为生猛的是stone王高歌一起“像一坨嘎达”(like a rolling stone),像普天下宣布楼市的拐点已经到鸟,各位同行请多珍重~~~

话说这stone王这一曲唱的意义重大。看官们可能不知,这“像一坨嘎达”的曲子颇有来历。是60万年前印第安族大先知bob·涤纶先生英伦之怀特岛上的著名预言。据说当时在场的666亿民印第安善男信女当场集体晕厥,山河变色,草木含羞也。

这一次,王stone已有的20万年的道行,化作霞光万丈,全部随歌而散。瞬间全国房价每平方猛跌20万元。尤其以南京为重,据说某2000万方大盘,精装花园洋房满大街拉人“买房”,每平方5块6毛8!最后怎么样?靠!楞是没有一个敢卖的。

据说南京业界知名自建房英雄召集人邵方块先生已经放出话来:不出两个礼拜,南京房价每平方还得再降5块rmb也。您说说,这谁还会买啊。

这一下,可苦了京城里正在猛吃涮羊肉的冯加仑,各路大报、小报、八卦周刊、塔四社、露透社、细细体味、孔雀卫视的帅哥记者、美女摄像们,再加上来自全国58个民族,世界七七八八个大洲的大约25万名各色炒房族,一起拥进小枕芯火锅店,里三圈、外三圈,强烈要求冯加仑先生解释明白,这被未婚女青年拉动的牢牢的房价,怎么就一下子跌了呢?

要说这冯加仑,毕竟是见过大场面滴。满对30万人的责问(再加上5万民旁观的群众),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各位仁兄,现在的房价涨的如何?”

只听这30万人齐声大呼一个字——

爹~~~~~~~~

这冯加仑立马吓得大惊失色,暗暗叫苦,今日大吃羊肉是假,实为思索小十八在老妻处过关之良策。怎么又来了这样多的冤孽,不禁大呼一声苦也。

幸好这京城晚报的房产部主任候旺旺先生还有一笔顾问费在冯加仑先生处迟迟未支,忙暗暗丢了个纸条。

老冯看过纸条,转忧为喜。说道:各位,给位,有话何不说明白呢?不就是房价跌了吗?汝等小儿,平日好吃懒做贯了,又不读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此简单的问题待讲为汝等talk一下。

众人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冯加仑慢慢说道:上一次演讲因为时间太短,只讲了房价上升的因素,没来及说房价下降的原因。这一次嘛,我来给大家说一哈房价下降的主要原因……

一时间,万籁俱寂。鸟雀无声。

冯加仑说道:这未婚女青年尽管拉伸了房价,可是呢。大家知道,我们国家呢,现在是男多女少。据权威部门统计,截至3026年,男女比例是8:2。ok?这个,这个,所以呢,男性是我们国民的大多数。可是呢,我们男性买房的主力呢,也就是未婚男青年,因为青春苦闷,少女太少,熟熟的女郎都去傍了大款,几乎都进化而成了一种叫做“愤青”的特别形态。

话音未落,三十万人中十之八九都在作顾影自怜状。

“这种叫做愤青的东东呢,一般据说是和万恶的开放商势不两立滴,在房价降到均价3毛5一平方之前,坚决是不买房滴。所以这房价下跌,不也就是必然的了吗?哈哈。”

Comments (2)

台湾问题不应忘记的事实

Posted at: 2007/10/27 – 00:28

现实的历史进程是无法用逻辑去演算的。否则,”哲人王”们早把这个世界变成了人间天堂。所以,搞政治的人都得那么的实际,甚至显得庸俗。考察历史,大唱高调的政治人物往往不是疯子就是阴谋家,这绝非偶然。

五年来,台湾问题已经吸引了太多的眼球。尖锐对立的诉求和不可调和的现实似乎已经成了困局。一方指责另一方大玩”民粹”,接着如法炮制。只把斗升小民搞得浑然不觉,恐慌不可终日,义愤不可终日。底线和踩线的游戏让大家都当真了。其实,只要别遗忘了几个事实,台湾问题实在没有太多的悬念可言。

  1. 一场原本双方势均力敌的博弈,倘若由于实力的消长,强弱差距拉大,实力较强的一方断无主动放弃大好形势而握手言和的道理。
  2. 台湾宣布”独立”与否,其实并不关大局。如果害怕事实上的独立,早已如此,如果是指法理上的独立,本来就把你的打上了引号,不管引号里面是什么”碗糕”都是一回事情。连”总统”、”行政院”只要打上引号就可成功进行”指称”,”公投”又何妨?”独立”又如何?如果换个名字就可以改变实力对比,改变外交的承认,未免把国际政治看的太儿戏。
  3. 现实的两岸之间根本没有必要诉诸武力,但是指望两个战争状态的团体之间在没有达成协议之前放弃武力,更是荒唐可笑。在博弈当中,弱势一方急切期望结束游戏,强势一方待价而沽,不太着急。目前的事实就是如此。急切的一方自然要不断搞事,正如现在所正在上演的。不甘心”维持现状”是一种志气的表现,尝试一下也无妨,问题是转机的希望几乎没有。
  4. 至于说种种所谓的”打压”,我无从亲身考察,不过不应忘记的是–1949后数十年,”自由中国”占据着联合国和西方国家的外交舞台,那时的”红色中国”又被谁人在”封杀”着呢?从七十年代末”红色中国”方才进入西方世界。要说外交”打压”和”封杀”,不过是风水轮流转罢了。


Technorati : , ,

Comments (0)

和同事聊“烧狗事件”

Posted at: 2007/05/3 – 17:48

“烧狗事件”就发生在我所生活的城市。并没太在意,对与错的判断非常明显,在我看来是没什么讨论余地的话题。如果说有什么进一步的含义,无非是呼吁立法保护动物权益。至于说,把问题上纲上线到“生命意识”、“普遍人性”之类,不能说没有道理,说说亦无妨。只是可以发挥此种的意思的由头实在太多,在我看来,“烧狗”并算不上特别典型。

而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我的意料。一股义愤逐渐蔓延开来,由街头巷议到报纸电视,由因特网络再回到口舌之间。“凶手”遭到铺天盖地的谴责,媒体上所说,上门涂字、威胁殴打、单位围堵等等,大概也是真的,因为“凶犯”的家住的离我不远。

爱人的同事就住在同一个小区,我的同事则家在附近。各种信息,有意的,无意的往我耳朵里灌。比如,一场300多人的声讨游行就在前些日子举行。

最近的一次议论是一位女同事,言真意切的告诉我,如果他是男生,会毫不犹豫地施老拳于彼。我毫不怀疑她的真诚,因为早就知道,她是如何的钟爱自己的宠物狗。她丝毫不认为对“凶手”施以上述的暴力有什么不妥。甚至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坦然承认对于狗的同情超过了某些同类。女同事的逻辑是,街边的乞丐是好逸恶劳的典型,不值得同情,而狗狗们天生软弱,没有人的爱护便无法生存,所以需要人们去养育、保护。

不能说她没有道理。尽管在我眼中,绝大多数的狗远算不上软弱,从生物进化的角度上看,狗的繁衍历史绝不比人类短,其生存能力也不必人类差。但在女同事那里,这些理由根本没有必要出口。

我开始明白,对于集合的常人来说,感性的力量才是真正的事实,而所谓的真实,落实不到情景之中,丝毫不能产生说服力。也就转化不成认同和支持的行为。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问道,为什么养狗的人对此事会如此气愤,而不养狗的则和缓很多?是因为和狗共同生活的原因吗?

“我想,是的。”同事是一个很坦诚的人。

养宠物并不限于养狗,你说是吧。

同事:是啊。

那么,如果我喜欢养苍蝇作为宠物,你觉得可以吗。

同事:只要不影响别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如果在你面前三只苍蝇被烧死了,你有怎样的感想?

同事:说不上什么感想吧。很普通的事情。

那么对于那个养苍蝇为宠物的人来说呢?

同事:就像声讨“烧狗”的那些人一样愤怒吧……

Comments (2)

<< 查看新文 查看旧文 >>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