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伸胳膊伸伸腿{ 儒教徒 | klaas }

儒家给予我们的是姿态,而不是答案

Posted at: 2005/09/7 – 22:35

自诩为儒家的朋友中,存在一个思想的误区。以为儒者或者说儒生,就必须扮演一个历代儒家圣贤的维护者的角色。为每一个儒家典籍、任务人物、事件的形象辩护。这样以来,儒家的历史和思想资源就成为包袱。试想,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汗牛充栋的儒家典籍,千万的儒者,难道都是一句顶万句,无懈可击吗?就是圣贤经传恐怕也做不到。儒者有必要,有可能强为之辩护吗?一次次的过度解释只能被讥笑为“比附”。

儒家之学决不是一种纯历史的存在,他是生命的伸展姿态,是个体挺立的立场。这样说的意思在于,我们不能不儒家思想当作一种过分具体的哲学或者其他方面的学说体系。任何学说体系不可能完善到历经数千年而不过时的地步。儒家学说的生命力在于儒者可以以同一个姿态,展开多元的思想进路。“君子不器。”儒者不是所谓“国学家”的同义词。“多识鸟兽鱼虫之名”可以作出大学问,然后写上一部诗经名物大典,难道这就是儒者?

禅宗有这么一句话头,“如何是父母生我之前我之本来面目?”我想问大家一句,如何是孔孟立说之前的儒家立场?

难道我们可以不读先秦以下之文章?无视现代生活中主流的事物与学说?儒者不是孔孟荀董朱王的辩护士!而是认同他们所验证的生命姿态的个体挺立。他们要面对他们个体生命的问题,他们时代的问题。在这个立场下,他们可以传承传统,更应当完成个体。为了面对真实的问题,他们完全可以是自由主义者,宪政主义者、文化保守主义者、佛教徒、基督徒,他们可以是炎黄子孙,也可以是金发碧眼,黑肤红肤。

“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王阳明:《传习录·答罗整庵少宰书》)

Comments (0)

寻找内心深处的狂潮

Posted at: 2005/08/28 – 23:24

昨晚,一个朋友看了blog里“民间立场背后的思想阴影”的文字,在Google Talk上询问我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看法。我明白告诉他,学生的时代的我就已经是个懵懵懂懂的唯心主义者,对那些马克思主义教材上的教条自然十分抵触,其代价就是学的很糟,成绩也自然平平。当然现在看来,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青春期反叛意识所间接造成的心理状态。

当时,我曾将我的幼稚天真的思考结果告诉父亲。父亲并没有以为荒唐,反说了些鼓励的话。其实我知道,父亲在思想上基本还是个马克思主义的同情者,这点在他的学术观点中表现很明显。之所以宽容我异端的胡思乱想,现在想来是他持自由开放的理论视野和态度的缘故。

话说回来,如今的我已经是一个相当坚定的“唯心主义者”。(当然具体的自我定义一言难尽。)之所以将这个标签顶在头上,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决非索隐行怪。我必须感谢父亲培育了我独立思考的勇气。这是父亲给我最大的精神财富。

而这位朋友也坦诚的告诉我,他基本接受基本的唯物主义的立场。对于唯心的思想既不了解更觉得有点儿怪异。感谢他的坦率,他是在Google Talk上第一个和我如此坦率交流的朋友。朴素的常识在教科书的庸俗唯物思想的牵引下,使得很多人对于生命的境域不再深究。(其实作为辨证唯物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最大的奥秘就在于,他给予了传统唯物主义哲学一个系统的“主观”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谓的“物质”绝非一般唯物主义所谓的具体存在的集合。而恰恰是一个纯粹主观的主观概念。教科书的庸俗唯物主义对这个问题回避使其庸俗化不可避免。)

但这并不是说,人们可以回避生命的终极问题。终究会有一天,生命的危机会把这个问题放到每个人面前。或是在亲人故去的时候,或是在情感创伤的时候,或是在事业变故的时候。

个体的境域静静地流淌。只有在硬生生截断的时候,才会掀起浪涛。在一次次的内心深处的狂潮中,真理的意义才会呈现。年轻的人儿,在午夜静谧的时刻里倾听那静静流淌的心声吧。

Comments (0)

当空洞的嘴巴张开

Posted at: 2005/08/3 – 15:52

当空洞的嘴巴张开,声带轻微震动,奢望着说些真正属于自己的话语。这时候,我和我的灵魂切实地发现了自我和身体的陌生。于是,我开始了小心翼翼地磨合和操练,安静地聆听那个以我之名的言说,无论它发出的是嚎叫还是呻吟还是别的什么~~~

Comments (1)

<< 查看新文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