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伸胳膊伸伸腿{ 儒教徒 | klaas }

奥林匹亚的火炬

Posted at: 2008/06/6 – 19:48

火炬过城,喧闹半日。杂凑小诗一首,有十四行之数,无十四行之实。一笑。

你原是奥林匹亚山顶闪烁的火苗
神圣的众神之王宙斯赐予你荣光

你原是爱琴海上点亮长夜的灯火
智慧的女神雅典娜赋予你的辉煌

你原是伯罗奔尼撒岛璀璨的华光
英雄的赫拉克勒斯给予了你力量

如今你来到丝绸瓷器和茶的故乡
威武的亚历山大也未到过的地方

如今你跨过浩瀚无际的天空海洋
巍峨的喜马拉雅山俯瞰你的光芒

如今你经过黑白黄红肤色的国度
黑色的瞳孔里满是你跳动的合唱

谁人知道你那熊熊燃烧的胸膛里
全然是和平与爱的柔肠

Comments (0)

刀子

Posted at: 2007/05/23 – 22:21

这是一个怀疑的年代,敬畏是不合时宜的;这是一个去魅的年代,神圣是不合时宜的;这是一个物欲的年代,理想是不合时宜的。

人们唯一需要的是一把刀子。

崔健唱道:

身上的权利就像一把刀子,它深深地埋在这块土地……

刀可以用来杀人,也可以用来烹饪。锋利的刀子是厨师的好工具,也是危险的凶器。这把刀子最终是切开美食,还是刺向敌人?本没有一定。常常是餐刀上了战阵,而军刀却下了厨房。

在笛卡尔那里,”我思”并不是实体,而是一把刀。康德用这把刀砍向上帝的头颅。黑格尔用这把刀指点整个苍穹。

好快刀!切开一块块牛排和沙拉。劈开茂密丛林里的荆棘和杂草。划开灿烂夜空中缓缓转动的星空。好快刀!剖开血淋淋的肚肠,亮出热滚滚的心肺,解开错综复杂的脑图。

终于,神秘的”存有”无所遁形,古老的形而上学输得心服口服,心悦诚服,五体投地。

所有的现代人都是一个刀客,带着那把属于自己的刀子。

胡塞尔说:

我不断地磨着这把刀子,磨啊磨啊磨啊磨。终于有一天这把刀子被磨没了……

会有那么一天吗?


Technorati : , ,

Comments (1)

近来心境颓唐

Posted at: 2006/09/15 – 07:28

近来心境颓唐。竟任由长发垂肩,以至覆盖耳目。鲁迅尝谓十年抄碑,心丧火宅。庶几矣。俗务之余,演算逻辑以自娱。诵《野草》,妻悚然。鲁迅之书,向所不喜,唯此《野草》自少年以至白头而不辍。“我梦见我已经死了”,此之谓梦幻颠倒;“有一个枣树,还有一个也是枣树”,此之谓心如死灰。

然而,我并非鲁迅那样以铁屋独醒自任,以世人皆醉而论世,发国家民族的“大悲喜”。不过是个体的生存的“颤栗”,痛切于真实的索然。阳光下的事物,熙熙攘攘,不舍昼夜。随不新鲜,却也无所谓苦乐。可信、可爱之事自家体味方知。

Technorati Tags: , ,

Comments (3)

摆动疲惫的肢体

Posted at: 2006/06/24 – 09:27

摆动疲惫的肢体,走在微雨犹晴的街道上,Jimi Hendrix的那首”All along the watch tower”激越的音符在耳边激荡。一种“失神”的感觉油然降临。也许就是每晚苦苦静坐而求的那种感觉?嘈杂的城市中,无所不在的噪音、尘灰和废 弃里,夜晚寻觅天地静谧之气的修行可是徒劳?在这车马喧闹的境地里,菩提树下的世尊是否还能成就正觉?

悠 扬的田园牧歌怎能穿过邻家装修隆隆的电钻?只有在嘎嘎吱吱的Heavy Metal里,方能御敌国门。站在闹市广场上,最好的音乐就是Punk。最嘈杂的声音这时反而能给你安宁,不管怎么说,它的响起是自我安排的结果。至于熙 熙来往,古人早已明白其中的目的。千古不息。只是如今,摩天大厦和地铁已经成为大都市的必备。它的洪流不仅布满大地,而且深潜地底,升腾半空。

街边如我一般,头佩耳塞的人们,有多少是痴迷于音乐的美妙,有多少是抗拒“他人的地狱”?
Technorati Tags:-

Comments (0)

插曲

Posted at: 2005/07/29 – 00:26

为什么要有插曲,是因为意志在动摇。

不知怎么说才好,那个人曾经这样告诫我,那些个秘密与枭鸟的生命乃同性同体,与人诉说便是与人分享生命。说实话,我并不相信这些荒诞无稽的说法,想当然的以为不过是那个人惯用的恐吓伎俩罢了。

可是,有一天撒旦对我说:“使者,我知道你是人类化归,言语的欲望会不时煎熬卿卿性灵。可这隐秘本非可知,言说它只能折磨你的躯体。诫之,诫之。”

我想,这一定又是撒旦的诳语。尽管我两现今同事他还是难免对于人类的暗自嫉恨。

现在我发觉——我错了。撒旦从不诳语。

不错,午夜疾书的这些文字,正消耗着我的躯体。散乱脱落的羽毛,在暗夜随风飞散。消瘦的羽翼让我难以驾驭林间的气流。

我明白我大概最好是沉默。可是言语的欲念勃发且升腾,夜中难平,白日难息。我发现,继续竟然是唯一选择。为什么要违背天地间的正命,辜负本可永恒的生命?对于人类来说,这就是一种宿命。

告别插曲,正剧重开。

暂且折羽而书。

Comments (0)

<< 查看新文 查看旧文 >>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