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伸胳膊伸伸腿{ 儒教徒 | klaas }

本质

Posted at: 2017/03/15 – 10:40

丢失了一件东西
收获了一份失落
失去了一样心情
得到了一种寂寞
宝贝我对你的想念
永远不会有所改变
走过泥泞的小路
满怀默默的呼唤
失去一切
终得所求
这就是
本质

Comments (0)

插曲2

Posted at: 2013/07/30 – 23:58

精神和肉体的分离,道德和理想的割裂,事实本无需探求,实情却早已忘却。一梦醒来,懵懂反更甚黄粱;寐魇之中,灵台竟烛火犹明。

魔王以为我已厌倦,一时说道:“智慧的使者,这儿本非尔故土。如犹恋彼处,何必徘徊此幽深无底之所在?”

我无言。

魔王笑了,拾起一道火焰,点起三界火海——见魂灵翻滚,呻吟连连。群魔鼓噪,地府喧腾。

我,倒挂枝头。

地府的主宰收起笑意,佛然而生忧色。黑暗中的黑暗降临了,黑暗中的光亮隐退了。喧闹不在,寂静独存。

火,地狱之火,湮灭了。三魂九魄,五灵八异,都轻快地升腾着,升腾着,四处飞散。

大鸟怒目而起,展开十二枚尾羽,厉声而鸣。

魔王释然……

Comments (2)

九言诗一首

Posted at: 2013/07/28 – 11:46

走进喧闹的地下王国,挤入寂静的心灵车厢。没人知道我来自何方,更不在意那昨日星航。我喜欢这蔚蓝的星球,你热爱那深邃的恒星。崇高的符纹闪烁不定,等待福音穿透了掌心。

Comments (2)

拟行路难之意

Posted at: 2010/07/13 – 17:55

长歌只当哭,慷慨徒增笑。燕赵游侠儿,如今尽蓬蒿。莫恨无知己,或怨长安道。吴楚草泽间,恒留杜宇呺。

Comments (1)

2008年的苦思

Posted at: 2009/01/1 – 04:29

2008年过去了,事情特别的多,记录特别的少。思考得痛苦,痛苦着思考,苦苦思考苦思本身,最终发现竟然是一片虚空,而这虚空里面,倒是无限的实在?

只看不说只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不情愿孤独,却又恐惧喧嚣。据说,我们有自由,却不能说出来?带着面具,穿着马甲,顶着ID,小声的低估……

嘘!这就是现象学还原之后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某时某地某日某人身上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的本尊?据说,这说不出来的神圣理念的本意就是让我们自由的言说。从理论上来说,的确是完美的论证。

没有意义的事,成为了大事件,没有意义的事,成就了大花费,没有意义的事,花费了大气力。是无法理解,还是意义被轻易的遗忘?得到的不是所想,失去的亦非所愿。非想、非非想、非非非想,非愿、非非愿、非非非愿。否定的力量抓在手中,转身摊开双手一无所获。

走,在冷风中走。黑色的夜,没有任何的特别。回头看去,看不到自己,或许只是一位路人。可是,镜中的那个谁又能熟识?和过去的光阴成为朋友,挥却涌来的无边时空。说你是一位战士,你却一心愿作拿撒勒的渔人。

一加一可以等于任何一个数字,除了二。当今的法国国王也未必是秃子。

Comments (0)

查看旧文 >>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