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伸胳膊伸伸腿{ 儒教徒 | klaas }

本质

Posted at: 2017/03/15 – 10:40

丢失了一件东西
收获了一份失落
失去了一样心情
得到了一种寂寞
宝贝我对你的想念
永远不会有所改变
走过泥泞的小路
满怀默默的呼唤
失去一切
终得所求
这就是
本质

Comments (0)

Posted at: 2016/11/13 – 10:51

雨,下了很久,停了两天,又继续下。据说要有一段日子,雨天空气不错,穿上厚底鞋子也没什么不便,只要别套上羊毛正装,让自己缩手缩脚。雨天,有了很多偷懒的理由和偷懒的念头。只有家里的小姑娘没法交代,总是担心外出着凉,只得关在家里团团转。故事从三只小猪开始讲,一直讲到阿里巴巴、渔夫和金鱼。小姑娘不说话,叽叽呱呱……

又是雨,与天气预报恰恰相反,天气和近来的汇率一样,骤然转凉。文明6看来只是四代、五代照例的新老交替,和封面上背负巨球的裸猿一般,负重前行,新意寥寥。倒是女局长和红发海盗的大战颇为有趣,至少颇多创新,毫不乏味。弥补BT天堂与KAT被关之憾也。

在地铁上被挤成照片,美女簇拥,猛男锁喉,好不热闹。满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Comments (0)

鲍勃得了奖

Posted at: 2016/10/20 – 09:30

鲍勃得了奖。有点感觉。毕竟听歌比看书多,摇滚比小说酷,民谣比文学更加原初。遥想一日,盲诗人吟唱奥德修斯,伏生诵念着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何等风雅悠长。

地铁上的,站立的和坐着的,聪明如狐的,愚笨如木的,都不曾想过这一刻的永恒,包括我吗?

选择据说是自由的本质,但真正的选择痛苦不堪。逃避自由不是没有道理,无论是劳心还是劳力,知行之间岂是难易可以论定。

没有发生的事情或许才是生活的本质,人们每日在纠结流连的,往往是那些追寻不着的所谓真理、只存在于童话中的幸福,梦想中沉浮不定的成就荣华,眼下的事倒没那么重要了。 这就是虚无吗?

Comments (0)

皆入网罗

Posted at: 2013/08/13 – 22:46

斯诺登事件远比人们想象的可怕的多。不管承认也好,否认也罢,事实是信息技术进化的后果,很可能并非是个体的解放,而是个体的虚无。老大哥的时代来临了,庸众还在SNS和iPhone的交融里沉醉。更可怕的是,智者也不过怡然于数字自由的躯壳之中,构筑着自我囚禁的塔牢。

初当冲决利禄之网罗,次冲决俗学若考据、若词章之网罗,次冲决全球群学之网罗,次冲决君主之网罗,次冲决伦常之网罗,次冲决天之网罗,次冲决全球群教之网罗,终将冲决佛法之网罗

谭嗣同所说之网罗,已非庸众可冲决矣。而大人先生可知其非,可玩弄于上下之间,出入于古今之辞,鼓噪于中外之缘。庸众虽昏昏无伤其起居日用,如今之网罗则大,是帝王之境界矣。

唐太宗赐新进士宴,宴罢,缀行而出,上目送之,喜曰:‘天下英雄皆入吾彀中。’《唐摭言·述进士》

Comments (0)

插曲2

Posted at: 2013/07/30 – 23:58

精神和肉体的分离,道德和理想的割裂,事实本无需探求,实情却早已忘却。一梦醒来,懵懂反更甚黄粱;寐魇之中,灵台竟烛火犹明。

魔王以为我已厌倦,一时说道:“智慧的使者,这儿本非尔故土。如犹恋彼处,何必徘徊此幽深无底之所在?”

我无言。

魔王笑了,拾起一道火焰,点起三界火海——见魂灵翻滚,呻吟连连。群魔鼓噪,地府喧腾。

我,倒挂枝头。

地府的主宰收起笑意,佛然而生忧色。黑暗中的黑暗降临了,黑暗中的光亮隐退了。喧闹不在,寂静独存。

火,地狱之火,湮灭了。三魂九魄,五灵八异,都轻快地升腾着,升腾着,四处飞散。

大鸟怒目而起,展开十二枚尾羽,厉声而鸣。

魔王释然……

Comments (2)

查看旧文 >>    

© 2005-2015 伸伸胳膊伸伸腿 |↑↑